嫦娥的4000多个忧郁的中秋节——遥寄地球人
2016-09-15 01:55:52   来源:   评论:0 点击:

又到中秋节了,地球人。  一过这个节,你们就要念叨我。  我当年叫姮(读如恒)娥,后来有了西汉,文帝叫刘恒,你们为避名讳,就叫我嫦...
又到中秋节了,地球人。

  一过这个节,你们就要念叨我。

  我当年叫姮(读如恒)娥,后来有了西汉,文帝叫刘恒,你们为避名讳,就叫我嫦娥了。

  我是4000多年前来的月球。

  具体哪一年,得等你们把夏商周断完了代,再搞清我到底是哪个善射的羿的老婆才能定。其实我作为半神话人物,本来也不关心。我关心的是,这几年,居然又有好几位嫦娥飞过来,长得也不太像我,第三位还着了陆,还放出了一只“玉兔”跑跑看看的,比我见过的兔子大多了。上个月,这只兔子睡着了,再也不会醒来,我抱不动它,就在旁边伤感地坐了一会儿。听说下一位嫦娥来得后年了,作为“嫦娥零号”,我很期盼。

  

 

  因为我在月球上很孤独。

  你们已经正式把玉兔着陆的地方命名为广寒宫,这么说,我4000多年来就住在月球近地面西北角的虹湾地区。当你们全家吃着月饼嘬着蟹黄看我时,我就站在这个39亿年前被天体砸出的大坑里回看你们。你们赏月,我当然就是赏地球了。可惜,每年的这一天,我既看不见你们,也看不见地球。

 

 

你们知道站在月球上看地球是什么样子吗?

  你们也许见过阿波罗八号在1968年耶诞节拍的那张被称为“史上最有影响力的环境照片”,阿波罗九号还在翌年拍了视频:哇,地球冉冉升起于月球的地平线,比太阳大三倍,“这亘古的蔚蓝之乡”,仿佛自带bgm(必须是施特劳斯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而不是《月亮之上》)。这月球上的“地出”,不是比地球上的“月出皎兮,月出皓兮”还壮丽吗?

 

 

可惜,动态的“冉冉升起”,我从没看到过。

  众所周知,月球绕着地球转时,其自转和公转的角速度相同,所以有半个球面是一直朝向地球的,叫“近地面”,而一直背向地球的叫“远地面”。找两个球比划一番,你就会明白:从我站的位置看地球,地球将永远悬在我仰望的空中,大致不动,绝不会划过苍穹东升西落。那些冉冉升起的“地出”画面,是美国人从绕着月球疾速运动的载人飞行器上拍摄的。我要想看到,就也得以每秒1200米的速度绕着月球跑,作为神仙,这并不难,我也不怕撞上环形山,but I’m a lady。

  当然,要是说我看到的地球完全固定在天上,也不准确。月球绕着地球运行的轨道并非完美的圆,与地球赤道还有大约5度的夹角,所以长时间仔细看的话,地球会有些轻微地渐近或渐远,这叫“天平动”。也因此,从月球近地面的某些边缘地带,还是能看到极其缓慢的“地出”的,整个升起要足足48小时,真是够“冉冉”。

  虽然看不到壮丽的“地出”“地落”,能看到4000年来被照明设备映得越来越亮的家园,我也该满足了。只是,别提中秋节,因为你们的满月日,正是我的“朔地”时。

  农历十五十六,地球正运行到太阳和月球中间,只要没赶上特定位置上才有的月食,你们可以完整看到被太阳照亮的月球近地面,满满一轮银盘,我却正相反,完全看不到地球被太阳照亮的那一面。这就像农历初一时,月球正运行到太阳和地球中间,只要没赶上罕见的日食(“嫦娥三号”和“玉兔月球车”倒是赶上了一次),你们就完全看不到月亮,而我却可以看到整个一轮地球一样。换句话说,“地相”同月相正相反:你们的满月、望月,正是我的“朔地”、“新地”,而你们的朔月、新月,正是我的“满地”、“望地”。

 

 

  要知道,在天文学上,“新月”可不是一弯银钩的“蛾眉月”,而是隐不可见的无形。所以,你们的中秋团圆夜,正是我这里的“地”黑风高时啊!

 

 

住在月球上,真的很凄凉。

  月球与地球的自转速度不同,如果太阳一升一落算一天的话,月球上的一天大约相当于地球上的28天,连着14天昼,14天夜。白天平均温度123度,夜里平均零下233度。我这里纬度较高,更靠近两极就更好一点,零度左右,还有冰,但白天的时间会更长,太阳低垂着在地平线上做圆周运动,久久不落,我也用过洪荒之力,但还是晒成小麦色了。

  月球没有大气,也就没有阴雨雾雪,我不需要天气预报,但挺想要个天体预报的,因为经常会有陨石没遮没拦地砸下来,不好躲。

  三年前一颗400公斤的陨石,以6万公里的时速撞出了一个几十米的陨石坑,明亮的余辉持续了8秒,你如果当时恰好抬头估计肉眼都能看见,我是早都习惯了。我还想要个地震,哦不,月震预报,因为月球并不是完全僵死的,虽然震级很低,高的里氏2-3级,但我太敏感了,会心悸。

  总之,要不要移民过来,你们自己看着办。没有玉兔、桂树、吴刚,也就罢了,穿衣打扮,我也不在乎。据说2006年冬至前农历初一,格林尼治时间9点半,我站在北半球赏“满地”时的背影不知被谁神秘地拍下来,后来做了你们现在都用的一款手机软件的启动画面。从图上看得出,我把头发剪了,穿着完全像个男的。

 

 

  我最受不了的,说到底是馋。即使最穿凿地考据,月饼的起源也不早于周,而我至少夏朝之前就走了,4000多年来没吃过一口,哪怕是五仁的。几位嫦娥过来也不想着捎一盒。

  所以,我很高兴中秋节时看不见你们在地球上丹桂飘香,大快朵颐。唐朝有人给我写了首七绝,所言差矣。其实碧海青天天天见,只有嘴里淡出鸟,因此末尾两句应该改成:

  嫦娥应悔偷灵药,乌鸦炸酱夜夜心。

  祝大家节日快乐!

相关热词搜索:嫦娥 多个 地球

上一篇:高糖高热量?还能不能一起愉快地吃月饼了?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