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 > 正文

“Uber 模式”大限将至,只有 Uber 才是 Uber
2016-12-19 00:52:25   来源:   评论:0 点击:

Uber 模式的成功喧动了无数创业者的心。不少初创企业唯 Uber 马首是瞻,并以 Uber 作为自己成功的模式和标签。不过 Uber 的成功究竟...

Uber 模式的成功喧动了无数创业者的心。不少初创企业唯 Uber 马首是瞻,并以 Uber 作为自己成功的模式和标签。不过 Uber 的成功究竟是个案还是真的值得效仿?《连线》杂志的记者 Amy Webb 在文中表达了他的看法。

“XXX 版Uber”曾经占据了四百多篇新闻文章头条。成千上万自诩为企业家的人都曾用这个词来形容他们的公司。比如,据AngelList一家正在吸引天使投资与员工的风险公司统计,有526家自称某领域Uber的公司。作为各种新兴技术创业竞赛的裁判,我看到过太多次这个词条,以至于有的时候,我都感觉麻木了。

几乎所有我曾给过建议的组织都想因成为他们各自行业的“Uber”而出名。一所大学希望成为培训业的Uber;一个政府机构希望通过“停泊Uber”来解决即将到来的过境问题。当一个大型的媒体组织向我展示他们的“新闻Uber”策略以形成一个稳定可持续的利润中心时,我就知道Uber模式的数量已经达到了顶峰。

“我们将成为新闻业的Uber,”新闻主编这么跟我说。因为感到无比困惑,我就问他具体是什么意思。

“三年后,我们将为千禧一代建立一个实时新闻平台。无论何时何地,人们只需点击手机上的按钮,系统就会自动发布新闻给他们,“主编热情地解说。 “这是新闻的未来!

“是一个应用程序吗?”我问道,并试图去理解。

“可能是吧。关键是,无论你在哪里,你都可以马上得到你想要的消息。”他说。

“所以还是在说一个应用程序?”我追问道。 “是的!”他说,“但更像是Uber打车软件。”

人们对Uber模式的盲目兴奋完美地证明了当我们不停下来思考、调查一个趋势的话会发生什么,将这个难题扔给我们,也动摇了我们珍贵的信念。首先我们需要了解Uber是什么,是什么导致了企业家不断地想要复制这种成功。如今,Uber是一项非常成功的,具有六年拼车经验的服务。现在世界上大多数的主要城市都开通了这项业务。任何拥有有效证件、有车以及有手机的人,只要能够通过犯罪背景调查,就可以成为Uber司机。乘客可以用手机软件打车,这个软件在后台自动派车以及运行支付平台。平台中记录了乘客的信用卡信息,所以Uber中不需要使用现金交易。司机和乘客可以直接通过这个平台取得联系,也就减少了出租车行业的其他环节(例如,传统出租车行业中需要乘客打电话至呼叫中心定车,中心再下发订单给司机,司机接到订单后再打电话与乘客确认具体地址)。

Uber用户依赖于Uber的简易操作、无缝交易与客户服务。因此,Uber模式已经成为方便的代名词——一种解决生活中任何的令人抓狂与乏味任务的科技手段,这种手段能使它们更方便或实现完全自动化。

Uber在2015年12月创造了历史,此前媒体曾报道Uber有望在第7轮融资中筹集21亿美元。这将使得Uber公司的价值升至625亿美元,使它成为世界上最有价值的私人初创公司。而想想Facebook上市时价值500亿美元,却使其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很快成为了世界上第16富有的人。我们静下来好好理解一下Uber的这次“历史”代表了什么吧。

Uber并不是独角兽,它也不是“十角兽”(一个价值超过100亿美元的公司)。它是独一无二的神话中的海妖,迷惑着投资者和企业家,欺骗着竞争对手,吸引着记者。

凭借其显著的成功,Uber模式成为了所有人的模仿对象。先参考一下下面的小企业清单吧:

Wag——遛狗Uber

Coders Clan—— 编程Uber

Heal——医生Uber

Minibar——酒界的Uber

Animan Robo——无人机Uber

Eaze——药用大麻Uber

LawTrades——律师Uber

Plowz——铲雪Uber

Shortcut——理发Uber

Washio——洗衣和干洗Uber

JetMe——私人飞机Uber

IceCream.io——冰淇淋Uber

Uber公司是一个不可否认的成功。但这是否一定意味着对Uber模式的追求是一个正确的趋势呢?或者Uber 模式只是一只红色的鲱鱼,生意场上的一个闪亮的对象,而Uber公司正在悄然建立一种新的技术平台,并引导未来无处不在的即时服务? Uber的哪些部分值得关注?

为了回答这些问题,我们需要调查我们到目前为止所看到的东西。我们自己的经验和信念偏见都会影响我们分析事实,我们也会受到大众情绪的影响。也许Uber模式代表着即将到来的分享经济的繁荣。但也可能相反,大量创业公司的出现,或许意味着分享经济是一个马上就要破裂的泡沫。

让我们像Uber创始人Travis Kalanick那样回顾一下过去的时光,看看当时哪种趋势正在涌现呢?

让我们忘记现在的世界,假装此刻就是2010年1月。美国正从次贷危机引发的经济大衰退中复苏。劳动统计局预测消费者支出的增长率正在持续下降。美国的失业率达到10%,专家们认为大多数求职者的前景暗淡。

自1981年经济衰退以来,我们从未看到失业率攀升到9%以上,而其中四分之三的失业来自汽车制造等商品生产部门。这一次,白领和公有部门下的劳动者受到的打击最为严重。其中包括教师、公务员、销售部经理、记者和邮政人员。我们看到的另一个变化是,几乎一夜之间,更多的人需要就业,而很少公司愿意且能够接纳新员工。

但与1981年被解雇的人不同,2009 年至 2010年间失去工作的人已经经历了十年的互联网热潮。科技泡沫可能会瞬间破碎,不过即使它破碎了,也不会削弱美国的创业精神。虽然那时可能没有什么就业岗位,但其实很多人仍然需要他人的协助才能完成工作。由此,TaskRabbit以在线市场招聘的形式出现了。虽然投资的第二处(和第三处,第四处和第五处)房产始终没有买家,但房间是可以出租的。因此,Airbnb的出现很快就使得人们能够用利用闲置的别墅、公寓与房间为其他人提供床和早餐,以此挣取外快。虽然失业者不再有足够的收入购买新的动力工具或设计师品牌的箱包,但邻居会愿意通过出借他们的东西赚取一笔小费用。SnapGood和NeighborGood就是能在社区内进行物品租赁的线上平台。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我们已经来到了一个转折点。发生的这些事情无一不催化了新兴研究的加速。就业市场的低迷,使得无数开发商开始思考开发新的共享经济型的平台。

2010年,购买智能手机的人远比让我们相信的经济指标所预测的要多。即使是在这么多人失业的经济衰退中,苹果公司的iPhone销售额依然创下历史新高,并达到历史上的最高成交额。 iPhone在这一年的销售量为1,410万台,同比增长91%。

这似乎是一个令人震惊的矛盾,但对Uber来说却非常好。因为Uber平台是依赖于移动技术的。潜在乘客必须在应用程序中使用定位功能,才能将其订单派送给附近的司机,而司机也会在他们自己的手机上接收到提示。乘客的信用卡信息和司机的账户信息都存储在应用程序中,Uber中实现的是完全是非现金交易。一旦行程完成,总金额将从存储在后台中的信用卡中扣除,并转到驾驶员的帐户中。

出租车市场中,有三个运营方式:出租车司机,促进交易的派车公司,以及所谓的“奖章持有人”。奖章是指可以经营出租车的一个特殊许可证,大多数美国城市都要求有这个奖章。没有官方许可,地方政府可以收取巨额罚款。

奖章的概念形成于30年代,那时正是出租车在纽约变得流行起来的时候。但奖章不是免费得到的。截止2010年,在纽约获得一个奖章大约平均需要775,000至850,000美元。其他城市(例如波士顿和旧金山)中这笔费用会相对少一些,但依然是很大一笔支出。“奖章持有者”会将这笔开销下放给众多司机来分担,司机们为了工作顺利也不得不支付给“奖章持有者”100多美元的费用。这笔钱可能需要他们多工作半天来平衡开支。“奖章持有者”必须偿还许可证的债务,他们还需要支付快递公司的费用。

当Kalanick向投资者推销Uber时,纽约的人口已经增加到820万并且平均每年会接待5000万名游客。其次,我们也不能忘了拥有一亿多客流量的三个机场。这些乘客中有些是游客,但也有很多是需要打车往返于机场的当地居民。

猜猜在1937年一共发出了多少出租车奖章? 答案是11,787枚。那我们继续猜猜今天还有多少枚奖章仍在流通?只有13,270枚了。

这就是为什么在如纽约市这样的拥挤的大都市中,我们很难打到出租车。即使在曼哈顿,出租车看起来似乎无处不在,到处都充斥着黄色的波纹和偶尔闪烁的红色灯光,但也还是打不到车。如果你曾经在被称为“换班”的可怕时候(下午的3点到6点)打车,那时司机会因为换班而减少服务量,毫无疑问你将经历一个巨大的挫折,因为你很难在不骂人的情况下表达自己的心情。当华盛顿特区下雨的时候,你想在联合车站外面叫个出租车;或者当芝加哥在下雪时,你需要坐车离开奥黑尔,你会遭遇同样的情况。

这就是另一个矛盾了。人们认为,大量增加的需求必定将带来相应增加的供给。不过在公共交通这方面来看,事实并非如此。

Uber 也是一种威胁着正统做法的标准解决方案。它几乎立刻在每个单一垄断的市场上创造了竞争。Kalanick不只是在创建另一种类型的汽车服务,他的搭车想法的核心是建立一个先进而普遍的点对点网络。他不是绕过中间人做文章,而是绕过奖章、派遣员和操作者以及令人讨厌的政府监管机构来让人们获得更好的乘车体验。

正当科技在2010年改变消费者的期望和行为之时,出租车车主-司机-派遣这种三方关系完全没有得到发展。虽然已经有数百个支付软件可以让支付变得便捷,但出租车仍然保留着旧有的现金交易体系。虽然大城市的出租车能够使用信用卡,但是刷卡机器通常很难用,转账交易也不能直接发回派遣方,再加上司机想要现金小费而不是信用卡账单,因此他们会不鼓励乘客使用机器。

Uber 是对现金支付进行攻击的非常聪明的黑客。其支付系统在乘客手机和Uber司机之间通过特殊加密的手机数字语言环境下安全运行。这意味着,乘客不必一次又一次地输入其信用卡信息,或者在移动设备上缓慢地加载网页。这些先进的技术使得Uber的转帐完全在后台运行,一旦行程完成,乘客可自由下车。

没有人在此前推出这样一种无线移动支付的接口。这不是简单的现金交易的更新,而是一个对世界各地长期有糟糕体验的乘客的创造性解决方案。这显示出Uber支付开始改变消费者的心态。为什么不能让每笔交易都变得那么容易?

Uber完全颠覆了既定的支付惯例,其技术平台也非常优秀。即使当公司推出所谓的奢侈定价,高峰期的价格可能达到平时的1.2到10倍,Uber的业务仍然在继续增长。我们来考虑一下调高价格在现实中的实际影响:如果一辆普通出租车在一天内不断地改变其价格,使得短暂的到机场的路程的价格在30美元到300美元之间变动,大多数人都会做出另一种选择。

2016年在拉斯维加斯参与消费者电子展的人,因为常规的出租车太少,便在社交媒体上指责Uber。据估计,城内共有约17万人参加这次会议,而Uber的价格升到了平时价格的五到六倍,该消息是在用户打开应用程序时就发出的提醒。整个星期有数以百计的Twitter、Facebook和Instagram的帖子批评Uber乱收费,但很多推文只是时间和付费收据的截图而已。

虽然Uber对我们不太友好,但是因为这项技术——及时的服务、大量的乘车机会、无线支付,对我们来说都太有利,所以我们还是很喜欢Uber。

在我们的回忆中不断放大与缩小这张历史的地图,我们就可以看到这种模式的涌现。Uber创造了丰富而复杂的机遇,解决了客户体验问题,并且解决了车主过时的技术和监管者经济模式的问题。Uber的赞助商Sequoia Capital的合伙人Alfred Lin说,“我们没有预料到Kalanick一起做事可能会发生什么,但是也许它可以改变人们的出行方式。”

事实上,Uber 的承诺明显不是一个精心设计的手机应用程序。它有一定的不确定因素,一组既特殊又重要的品性。如果一个不确定因素不起作用,那么由出租车行业本身(如Hailo)推出的模拟应用程序就会拥有更大的受众群体。虽然到目前为止,该行业还无法复制Uber的成功,甚至没有接近Uber的成功。

这种把“某业界Uber”作为一种定位来以求发展的趋势本身就有太多的问题。这526家称自己为“化妆界Uber”,“洗衣界Uber”,“私人飞机界Uber”,“冰淇淋界Uber”,“按摩界Uber”和“花卉界Uber”将在几年之后不可避免地走向像Gilt,Zulily和One Kings Lane(美国时尚抢购网站)一样的结局。其实,这样说也不太对:很少(如果有的话)会有人能够会走到接近独角兽的地位。大多数都只会沉没在洪流之中,就像我们听到海妖的声音,被诱惑着说出下一个 “某业界 XX”的宣传口号。

相关热词搜索:只有 模式

上一篇:微信公众号阅读数出现异常,这或许是不该出现的生态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