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IT业界 > 正文

171号段之罪? 虚拟运营商试点进退维谷
2016-09-01 02:28:41   来源:   评论:0 点击:

准大学生因电信诈骗致死的消息近日传遍网络,事发171号段电话再度将虚拟运营商推上了风口浪尖。另一方面,屡被工信部点名,虚拟运营商似乎...
“准大学生因电信诈骗致死”的消息近日传遍网络,事发“171”号段电话再度将虚拟运营商推上了风口浪尖。另一方面,屡被工信部点名,虚拟运营商似乎并未在两年半试点中找到寄托:既要承受亏损压力,又难获可观用户规模——正式牌照迟迟未决,背后尴尬不断。

171号段之罪?

日前,临沂市一名家境贫寒的准大学生徐某因接到骗子的诈骗电话,被骗走9900元学费,在当天傍晚与父亲报警返回时,徐某突然昏厥,尽管在医院抢救两天多,仍因呼吸心脏骤停离世。

据了解,今年徐某以568分的高考成绩被南京某大学录取,但在8月19日下午4时30分左右,有个陌生手机号码打到她母亲的手机上,对方声称有一笔助学金要发给徐某,当天是最后一天。因为之前曾接到过教育部门发放助学金的通知,徐某信以为真,就按对方的要求赶到附近一家银行,通过自动取款机领款。

根据徐某的叙述,她通过自动取款机操作后并未成功。对方得知她带着交学费的银行卡后,要她取出卡上的9900元,把钱汇入指定账号,对方再把她的9900元连同助学金2600元一起打过来。毫无戒备的徐某按照对方的说法操作后再与对方联系,没想到对方手机已经关机。

徐某意识到家人省吃俭用积攒下的学费被人骗走后,与父亲一起到派出所报案。从派出所返家后,一向身体健康的徐某突然昏厥,之后被紧急送到医院。8月21日晚9点30分左右,徐某最终抢救无效还是离开了人世,医生给出的死亡原因为“呼吸心脏骤停”。

徐某的离世是一场悲剧,让人嗟叹惋惜。在业内人士看来,当前电话实名制的不到位终究助长了电信诈骗的气焰。

记者了解到,徐某接到的诈骗电话为“171”开头的号码,在江苏、广东、福建、浙江、湖南、陕西等地,均发生过涉及170/171号段的电信诈骗。而以170/171号段为主要服务平台的虚拟运营商,已经成为众矢之的,实名制落实的不到位导致电信诈骗屡见不鲜。

距离移动转售业务试点开始已经两年半的时间。2013年,工信部就正式发布了《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方案》,方案明确表示“试点截止时间为2015年12月31日”。2013年12月,工信部发放了首批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批文。如今两年多过去,按照计划,本该今年初就下发的移动转售正式牌照到现在还迟迟不见踪影。

实名制的窘迫

通信世界网总编辑刘启诚表示,实名制的落实问题是相关部门考量正式牌照下发的重要因素。自2014年移动转售业务启动,部分虚拟运营商走线上渠道吸引用户效果不理想,为盲目追求用户数字,便利用线下渠道养卡,即兜售给卡贩子,由此滋生了非实名卡、黑卡等乱象。许多虚拟运营商是轻资产企业,缺乏销售渠道,依靠单纯的线上渠道很难发展规模用户,只好靠线下的卡商、卡贩来分销。

“虚拟运营商为吸引用户推出了大量低资费套餐,例如语音通话低至0.088元/分钟。这种低资费门槛、无需身份识别的号卡,吸引了大量将手机作为通信工具的广告主和诈骗分子,一时间,170/171成为诈骗电话的代名词。”刘启诚坦言。

今年5月,工信部下发了被称为“史上最严实名制”的通知,要求各基础电信企业确保在2016年12月31日前本企业全部电话用户实名率达到95%以上,2017年6月30日前全部电话用户实现实名登记。

屡屡严查,却依旧解决不了实名制的难题。上月, 工信部网络安全管理局组织对虚拟运营商新入网电话用户实名登记工作进行了暗访,并对部分虚拟运营商在网用户实名登记信息合规率进行了数据抽测,共暗访了26家转售企业的营销网点109个,发现存在违规行为的网点37个,违规比为33.9%。巴士在线、海航信息、贵阳朗玛、话机世界、中兴视通、苏宁互联、银盛电子、爱施德、远特通信、连连科技等15家转售企业被暗访网点存在违规行为。

为了全面落实电话实名制,三大运营商和虚拟运营商今年都在积极推行相关措施。以分享通信为例,该公司自2015年8月起就对CRM系统进行了技术升级,代理商销售必须通过二代身份证识别仪识别身份信息,并通过公安部校验核对无误后方可开卡,并且加入代理商开卡异常告警、用户信息黑名单数据库,通过多种途径杜绝用户实名登记信息出现问题。

蜗牛移动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在实名制工作上,针对线上渠道,蜗牛移动启用了双审核机制,针对线下渠道,严格落实授权网点的体系化管理,对正规授权网点进行严格规定,规范了线下售卡时的实名制验证流程。

然而,就像刘启诚所说的,实名制不可能完全做到,总会有漏网之鱼,更何况电信诈骗并不是一个实名制就能解决的社会问题。

市场地位尴尬

除了实名制问题,虚拟运营商运行困难的另一个主要因素就是无法盈利。中国虚拟运营商产业联盟、宽带智库秘书长邹学勇透露,从2013年底开始试用到现在,工信部颁发过试点牌照的42家虚拟运营商几乎都处于亏损状态,无法盈利的局面逼迫个别企业早早就退出了移动转售市场,有的则被资本抛弃。

今年5月,获得首批虚拟运营商牌照的华翔联信24.09%股份转让信息出现在北京产权交易所官网。挂牌信息显示,清华控股方面拟以766.06万元挂牌价出清所持股权。业绩亏损或许是清华控股出手的原因之一。值得一提的是,清华控股及其子公司作为发起股东,还曾为华翔联信提供业务知识产权、产品技术等支持,早在去年底,清华控股就在寻求出清其持有的华翔联信股权。

究其亏损原因,离不开“批零倒挂”。邹学勇指出,42家虚拟运营商目前都处于亏损状态,这主要是因为基础运营商给虚商和用户的价格不同。例如,基础运营商直接给用户1M流量5分钱,而给虚拟运营商的价格高达1毛5分钱,出现“批零倒挂”现象,这就造成虚拟运营商经营持续亏损的状况。

国家相关部门并不是没有对虚商采取扶持措施。今年初,工信部向三大电信运营商及全体虚拟运营试点企业发布了《关于移动通信转售业务批发价格调整的指导意见》,要求虚商批发价格应低于电信运营商同类业务平均业务单价(或套餐价格);虚商批发价格要与基础电信运营商平均业务单价(或套餐价格)进行联动调整,原则上至少每年调整一次。

但在通信专家项立刚看来,即使按照上述方案调整批发价格也很难转变虚商亏损的局面:平均单价很难定义,三大运营商各级公司的资费水平都不同而且变化频繁,一年调整一次的制度实际上并没有多大意义,且三大运营商完全可以通过各种优惠活动绕过这个平均价格制度。

在“2016虚拟运营峰会”上,中国通信企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苗建华指出,截至目前,虚拟运营商发展的用户数达到3100多万。北京商报记者也从蜗牛移动、分享通信和鹏博士处获悉,三家虚商目前的移动用户数分别大致为650万、500万和100万。另外,爱施德、国美电器、天音通信、迪信通等几家企业用户数也超过了百万。

然而,与三大运营商庞大的用户基数相比,虚拟运营商差的不是一星半点,仅中国移动一家用户数就已超过8亿。

“虚拟运营商要想走出困境,实现差异化运营才是关键。”邹学勇如是说。据了解,为了扭转亏损现状,虚拟运营商在产品创新、业务运营方面已经推出了许多新的举措。如蜗牛移动将通信与游戏业务结合,推出了游戏特权业务,让手游用户玩游戏充值,转换成通信资费,以此来获得用户的认可;分享通信则针对不同人群定制了专门产品,分别推出“绿”、“集”、“享”、“连”、“尚”五个号码品牌。

“通信产业是个量变到质变的行业,按照我们此前的预计,用户量突破千万后有望实现盈利。”蜗牛移动相关负责人表达了对未来发展的乐观态度。

不过,以如今的情形来看,虚拟运营商无非处在了最尴尬的位置,进退两难。一位虚商老总曾向北京商报记者感叹,入了这一行就像跌入一个恶性循环的无底洞,企业的名声固然重要,但最心寒的莫过于明知没有回报还要不断往里砸钱。

相关热词搜索:号段 运营商

上一篇:微信商城高额返现游戏骗财千万 用户状告腾讯索赔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